围拢在外婆身边的那些日子

2016-02-26 09:44 来源: 荆门广播电视台 作者:郑耘

童年所有美好的记忆,几乎都与外婆有关。

由于姊妹众多,父母无暇照顾,我从小便常住在外婆家。在她的所有孙辈里,我属最小,所以童年的我备受外婆疼爱与呵护。

外婆的一生可谓命运多舛。她出身寒门,三岁就没了父亲。跟着母亲再嫁后,因家境贫困,八岁就被卖到潜江的一个地主家做童养媳。尚在懵懂时期的外婆,小小年纪就被迫远离家乡,在地主家备受欺凌,脏活累活都要干不说,还经常饿肚子,稍有不慎就挨打。可怜的外婆既要忍受思恋故土和娘亲之苦,又要承受皮肉之痛。在一个漆黑的晚上,外婆选择了逃离。伸手不见五指,不知道回家的路,外婆只知道一路向北,一路狂奔。不知道跑了多远,也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,又冷又累又饿的外婆终于体力不支,晕倒路旁。上天垂怜,第二天,外婆被一个晨起拾牛粪的老人看到,看她尚存呼吸,好心的老人将外婆背回家,用稀饭将外婆救活。

外婆嫁与外公,纯属意外。这是外婆后来经常抿着嘴笑着给我说的一句话,但我发现,每当外婆说这句话时,脸上总是有一种暖暖的感觉。儿时的我当时无法感知外婆为何每次提起外公和外公的父亲时,都有那种发自内心的笑。直到很多年后,我也为人妻为人母时,才知道那是一种幸福的感觉。

外婆逃离的那一年,外公的父亲一直走街串巷卖些小物件或女人的针线什么的,也就是人们俗称的货郎。因为经常往返于这些乡村,外公的父亲自然对那些地方都很熟悉。当外公的父亲转自外婆被救起的那个村子时,那个拾粪的老人向外公的父亲打听外婆的老家,才知道外婆家和外公家隔的并不太远,于是外公的父亲就将外婆顺道带回了家,由此也认识了长她几岁的外公。

外公的父亲待人极为和善。得知外婆可怜的身世后,外公唏嘘不已,让外婆留在了自己家,当亲闺女一样的看待,因为外公识字,劳作之余,外公就教外婆认字。后来,外公的父亲为两人举办了婚事,外婆才真正安顿下来。

嫁与外公后,本以为日子好过一点,哪知外公早年因病去世,留下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。那一年,外婆才三十出头。年轻时的外婆虽然粗茶淡饭,与男人一样侍弄农活,但是这并不影响她出落成十里八乡有名的美人,加上从小能吃苦耐劳,精通农活,外公去世后,曾有很多媒人踏进外婆家,想劝说她改嫁,毕竟,她还年轻,还有四个孩子要嗷嗷待哺。为了不让四个孩子受丁点委屈,外婆拒绝了所有人的好意,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妈的拉扯着三个孩子(小舅舅因病不到十岁就夭折了)。

外婆是勤劳的。

在物质极度贫乏的那个年代,家家都穷得叮当响,外婆家也不例外。白天,外婆和男人们一样下地干各种农活挣工分,耕田赶耖,外婆样样精通,干起活来,让很多男人都叹服。回到家里还要赡养年事已高的公婆,照顾几个年幼的孩子,晚上再就着昏黄的煤油灯给孩子们缝补衣服。但是外婆从无怨言,总是像头牛一样,忙了地里忙家里。

为了补贴家用,外婆什么脏活重活都干。一年四季帮别人缝补衣服,冬天寒风刺骨,她不顾一切地帮别人浆洗,只为了能让孩子们能过的更好。

外婆是开明的。

外婆从小未读过书,嫁与外公后,在他的帮助下,学会了写自己的大名和所有的数字。在那个肚子都难得填饱的年代,能进私塾读书是很难得的事。在舅舅和两个女儿快到学龄之时,外婆硬是把他们三个都送进了学堂。很多人都不解,认为没必要花这个钱,毕竟家里穷啊,先填饱肚子要紧!在爸妈那个年代,因为重男轻女思想的存在,女孩子能进学堂读书的人并不多,去了的,也都是家庭条件稍好的,但是外婆却顶住一切压力,坚持送母亲和小姨上了学堂,让她们和男孩子一样,享受被教育的快乐,直到高中毕业。

身为长子的舅舅曾经想辍学,毕竟外公去世的早,长兄如父,自己应该扛起这个责任,回家种地,至少可以帮家里减轻负担。还有人劝外婆,不要将两个姑娘送去读书了,毕竟女孩子是要嫁人的,把她们俩留在家里,好歹业还可以挣点工分,帮衬一下家里。但外婆是有远见的,她明白知识的力量,宁愿当掉外公的父亲送她的首饰和衣物,也供几个孩子把书念完。直到今天,母亲都一直感叹外婆的开明,佩服她的远见。

外婆是聪明的。

在我的童年,没有多少精美的零食和玩具,但外婆总是能变戏法式的把红薯、豌豆做成各式美味来满足我这个吃货的味蕾。当别的孩子们还在吃简单的蒸红薯、烤红薯、炒豌豆什么的时候,外婆已经将红薯、豌豆做成其他美味了。比如将红薯先蒸熟,然后切成片在太阳下爆晒,然后再用细砂炒成香酥的薯片,那美味,真是棒极了。至于豌豆,外婆则有更多做法。儿时的我换牙怕吃硬东西,外婆为了给我做零食,就将豌豆先浸泡在水中,待一天一夜后,她就将豌豆裹上面粉,然后在油锅里炸,一直等到焦黄再捞起来。这个时候,我往往和两个表哥守在旁边,也不等冷却就直接塞到嘴巴里,外婆总是怜爱的边忙乎手中的活边提醒我慢点嚼,免得热乎乎的面豌豆粘着我那几颗可怜的牙齿。

两个表哥虽然都比我大,成绩却都不如我,大表哥一直留级和我同班,而小表哥还在我下几届。老师知道我和大表哥是亲表兄妹,就让我们俩同桌。儿时的我们上学一起去,放学一起回。睡觉时,外婆搂着我,被子那一头睡着大表哥。仗着外婆的疼爱和年龄最小的“优势”,我和两个表哥一起爬树摘果子,掏鸟窝,偷黄瓜,用鞭炮炸牛粪……过着无忧无虑的童年。当然,我的裤子也经常被树枝什么的划破,外婆总是不厌其烦的帮我缝补,当然,缝补不是普通的打个补丁,她是不会让她疼爱的小孙女穿补丁衣服的。外婆总是根据划破的地方因势利导,或绣一朵花,或者是一只小鸟。绣的花主要以菊花为主。儿时的我知道外婆喜欢菊花,但是不知道究竟,长大了才知道,外婆之所以对菊花情有独钟,一是因为她的名字中间有一个字是“菊”,外公和他父亲都曾亲昵的唤她小名:“菊儿。”外公在世时,教会了外婆写自己的名字,练的最多的,就是这个“菊”。也许,绣那些菊花也寄托了外婆对外公的思念之情吧!外婆喜欢菊花,还因为菊花历来被视为孤标亮节、高雅傲霜的象征,也许这正对应了外婆年轻守寡的心态吧。

外婆是善良的。

外婆对乡邻极为友善,她因自己的勤劳和智慧也赢得了乡邻们的一致尊敬。谁家有什么困难,她总是不留余地的帮忙。也许是因为自己有个不堪回首的童年,平时做出的好吃的,总是送一些给困难家的孩子,至于缝缝补补,帮他们做鞋什么的,那是经常的事。外婆去世时,几乎所有乡邻都来悼念,足证外婆的为人。

今之回首,我也许并没有读懂外婆许多,但我知道,围拢在外婆身边的日子是快乐的,是无忧无虑且多姿多彩的,也正因为此,我的童年才幸福无比。

作者:荆门广播电视台  郑耘

我要评论

Copyright 2008 - 2015,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:荆门广播电视台 备案编号:鄂ICP备0501294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 节目许可证1712633

地址:荆门市长宁大道51号 邮编:448000 电话:0724-2295513

南京厚建软件 LivCMS 内容管理系统http://www.hogesoft.com 授权用户: